a日本亚州欧州免费天堂-a一级一片2021高清完整版-香港经

李诞与马东,孰更好笑?

《脱口秀大会4》落幕了,被称为脱口秀天花板的周奇墨摘得冠军。

很多人看来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我一度以为最近没什么综艺值得一看了。

直到发现最近上线的这部——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其实最近它已经刷屏了。

作为一个喜剧主题的真人秀,它有着国内喜剧届天花板的评委阵容:

黄渤+徐峥+马东+李诞。

之前想不明白李诞为什么来了,但是看了节目才懂,真的需要他。

演员于和伟的综艺首秀也献给了这个节目。

需要说明的是,于和伟之前有参与过《向往的生活》等综艺,但这是首次担任常驻嘉宾。

看到这样的评委阵容,你就能想象到这节目的综艺效果必将拉满。

哪怕选手们都不给力,单是看这几位评委聊天,应该也不差。

事实证明,是我天真了。

这哪里是什么喜剧大赛,

分明是一封喜剧人献给观众的情书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剧不好笑了。

也许从春晚语言类节目开始从网络上扒热门段子开始;

也许从我们天天刷着各类短视频笑点越来越奇怪开始;

也许从越来越多铺天盖地的喜剧综艺却煽情大于喜剧开始。

人们渴望从喜剧中得到欢乐,却发现这件事似乎越来越难。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是马东的米未传媒与爱奇艺联合制作。

眼尖的观众早就发现,这节目的基因脱胎自《奇葩说》与《乐队的夏天》。

可是,马东显然想做一个不一样的「新节目」。

他按照之前打造《奇葩说》的方法,为该节目定制了「没心没肺,快乐加倍」的slogan。

而节目显然是「走心的」,也带来了很多「新知识」。

诸如

素描喜剧

,一种类似小品的节目,但是比小品的节奏更快,笑点更为密集,脑洞非常清奇。

《互联网体检》就是该类型的代表作品。

音乐喜剧

,源于英国。它熔戏剧、音乐、歌舞于一炉,富于幽默情趣及喜剧色彩,音乐通俗易解。

默剧

,是指演员不可以说话,通过肢体动作进行表述,但可以发出笑声、哭声等语气词。默剧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公元前1世纪,古罗马就已有默剧。

漫才

,类似我国的相声。但是它的节目形式定位为一个人吐槽,一个人耍笨。两个人以极快的速度互相讲笑话。

《脱口秀大会4》的漫才组合——肉食动物,今年就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通过各种类型的节目出现,以及相关类型的名词注解,观众很快就能了解到原来喜剧节目也有这些种类划分,而不是做一个剧本就好。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中国有嘻哈》为观众普及说唱的专业术语「单押双押」的时候,人们既收获了一些专业知识,又很快能够带入到节目中去。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有点儿意思。

02

黄渤、徐峥、李诞、马东可以代表当前中国喜剧的半壁江山。

如果综合演员的活跃度加上收视率来评测,这节目再加上沈腾、贾玲、大张伟,也许就是王炸组合了。

很多观众没有想到的是,节目中的选手也是卧虎藏龙。

简单说说我欣赏的三个节目。

第一个是开场的《互联网体检》。

该节目的创新在于把一次平淡无奇的体检与我们的互联网经验巧妙结合起来。

那些刷屏的广告,硬生生出现在体检以前,因为你没有注册会员。

注册了可以跳过广告,但又需要真人验证。

抽血只扎针,不抽,因为需要你下载APP,购买加速包。

好不容易拍了X光片,一次却只给四分之一,每周一三五各给一片。

想要完整版,需要购买「超前点播」。

创作者们在内涵什么,相信经常上网的你我都心知肚明。

而那些过于熟悉的台词与场景,让人不得不感慨创作者对日常生活的深刻洞察。

而这一节目「最危险」之处在于它在爱奇艺平台吐槽了爱奇艺。

马东用机智化解了这一切,请你们相信视频网站的格局。

第二个是《三毛保卫战》。

三个戏剧人,其中两位老师刚从《宝岛一村》的巡演中回归。

它将一个加班狗的三根头发拟人化,呈现了三根毛发想要生存的最后挣扎。

三位演员非常专业,加上专业戏剧功底,让节目呈现出了与其他节目有所区别的质感。

虽然专业名词咱也不懂,但就是感觉「很高级」。

它呈现了一种让人肃穆的悲壮感,三根毛发,成了留守阵地的三个战士。

但又很快用幽默去消解掉沉重的一面,让人忍俊不禁,却依然觉得「很高级」。

看《三毛保卫战》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周杰伦《最后的战役》MV。

当时他拉上好友刘畊宏出镜,拍摄的是兄弟齐上阵,打仗守护家园的故事。

而在后来周杰伦的巡回演唱会中,他将这一场景搬到了舞台上。

刘畊宏出场的时候就已经负伤,一瘸一拐地让人动容。

周杰伦搀扶着他,最后眼睁睁看着他倒下。

周杰伦一声声大喊着「哥」!「哥」!!

可是终究留不住。

同样的悲壮感,在《三毛保卫战》中被转化成为谐音梗收尾。

临将牺牲的一根毛说道,下辈子不做毛,做毛不易。

观众哄堂大笑。

如果你讨厌谐音梗,大概率是因为李诞。

因为他不止一次公开表达,讨厌王建国的谐音梗。

但其实,你只是中了李诞的「圈套」而已。

他只是为王建国打造一个人设,让你看到建国就想到谐音梗。

其实谐音梗是喜剧节目中非常常见的一种表达方式,不止中国,国外也是如此。

如果你经常观看《脱口秀大会》,会发现几乎8成选手都使用过谐音梗。

言归正传,第三个我欣赏的节目是《好闺蜜》。

它设置的场景是相亲,但是两个人都有些社交恐惧症。

而女生的做法是,带着一个玩偶充当闺蜜。

这个闺蜜会毫不掩饰地讲出女生的心里话。

社恐的焦虑与畏惧,被温柔的女生演绎得淋漓尽致。

而「闺蜜」毫不留情的山东腔吐槽,也成为节目最大的笑点。

笑过以后,却又能感到一丝丝的心痛。

当代人究竟是怎么了,只能依靠一个玩偶才能讲出心里话。

是我们病了?

还是这个社会病了?

还有很多精彩的作品,篇幅原因,不再提及。

03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于2021年10月上线。

很少有人知道,它的策划始于2017年。

作为节目的策划人,马东始终如履薄冰:

作为内容创作者,你的东西放到市场上接受观众检验,看大家有没有共鸣,这本身就是一个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过程。现在播完一期反响不错。但我们心里依然没底,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可能要等节目完全播完,才敢说这节目终于做完了。

作为一个八零后,我对于马东的如履薄冰还是有所感触的。

马东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相声演员马季,马老曾创作过一系列讽刺相声如《多层饭店》、《北京之最》、《百吹图》、《特种病》等经典作品。

但因为过于尖锐,很多作品陆续都被禁播。

所以后来,马老的相声创作以歌颂型居多。

而这种「趋势」上的转化也影响到了马季的弟子姜昆。

所以,春晚的语言类作品,越来越歌颂,越来越主旋律。

唯独失去了多年前那种最质朴又直达人心的快乐。

所以当郭德纲的《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横空出世」的时候。

有些人觉得「刺耳」,有些人觉得「来劲」。

再看看文本:

上洗浴的不一定是为了洗澡,上歌厅的不一定为了唱歌,电视上的节目不一定都是好节目,剧场里面不一定都是坏相声......

矛头指向谁,大众心中自有判断。

而郭德纲一直都有一个相声标准,

相声如果不好笑,就太好笑了。

这句话很像马东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说的,

只要你能获得观众掌声,你爱干嘛干嘛。

作为节目策划人,马东明白,无论评委,还是现场观众,对于节目的预期都不同。

有的人只想好笑,有的人想要内涵。

这不是关于「对不对」、「好不好」的讨论,而是对于喜剧的认知,标准不同。

所以就出现了编剧束焕对于某些作品的「轻视」。

而这是不是中国喜剧的未来「趋势」,我们不得而知。

观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时候,偶尔会想到《脱口秀大会4》。

莫明想到何广智那句,我与城北徐公,孰丑?

然后就有了今天的题目。

评委们已是喜剧届的天花板,可是我们还需要有喜剧届的中流砥柱。

而他们曾经也都是从地上长出来的,需要阳光,需要鼓励,需要更多展示的机会。

也许,这才是节目诞生的初衷吧。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a日本亚州欧州免费天堂-a一级一片2021高清完整版-香港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